似乎四月全台灣最重要的大活動都集中在這天--2007 BoF 台灣網誌青年運動會、附中 60 週年校慶演唱會、OSDC.tw 和樂生大遊行…全部都在同一天 orz 當然對不用考慮要去哪個的小輩如我是沒什麼差別,不過對於像 PipperL豬小草廢業青年 Wenli 這種關心樂生的網誌青年來說,可能就是個難過的抉擇了...

anyway, 我是去了樂生大遊行那邊,一方面當作同學會,另一方面則是抱著所出遊的心情而去 XD



(圖片點下去都會有大圖,至於哪些是黑白哪些是彩色純粹是看我相機裡當時裝的是什麼底片 XD 這次用了 RHP3 *3 + TriX *2,彩色黑白交錯使用)






除了抱著出遊的心情以外,我還抱著來當記者 / 拍遊行照片的心情前往...XD

之所以抱著出遊 / 同學會的心情去的原因,我想主要是我對樂生療養院的看法並不跟這些「主流」主張保存樂生的人一樣,支持什麼「正義」啦「人權」啦什麼的,但是又不像 zonble 大長輩一樣對於這件事這麼的消極或無力、不想去做些什麼。我對樂生的看法很簡單,大致上跟所上大師我同學 DarrrenTao 一樣,就是,樂生院民所面對的是一個非常簡單的拆遷問題,他們要考慮的只有安置房的品質、便利性與適合度,以及拆遷補助費的多寡而已。既然現在已經有一些人搬到新的院區去住了,我不覺得拆遷是令人完全無法忍受的事情,如果縣府 / 衛生署願意一位院民發放一千萬補償金的話,我想這件事情可能在沒有人注意到的情況下就會拆遷結束,也輪不到今天這麼多社科院學生上街頭抗議。所以,之所以會看到現在的狀況,大致上可以推斷是 1)政府沒有認真規劃新院區,隨便蓋蓋的結果是不好不合用,導致院民搬遷意願低 2)政府摳,補償金發放過少 兩點因素造成的,所以有些院民不願意搬遷,拖延著不配合作業。

然後這時候發生了兩件事:第一是有些做社會服務的團體發現了院民面對了這樣的困擾,所以打算伸出援手幫忙;第二是拆遷拖延著就被另外一些人發現政府有意拆掉樂生療養院。前者進而延伸出痲瘋病患的人權問題,後者則是轉變為文化遺產保存問題。而這兩點正是今日 415 樂生大遊行的訴求主軸(至少是這麼寫在宣傳單上的)


今天人手一張的訴求紙卡傳單

先講講人權問題,我想痲瘋病雖然聽起來很可怕,不過在現在已經不是這麼可怕的疾病了,1940 年之後已經出現相當有效的治療方法,而且痲瘋病的發作相當慢速,只要早期發現治療的話幾乎不會留下什麼嚴重的後遺症。強制隔離是不必要的。不過雖然是這樣,台灣這個社會對不危險的病患還是歧視很深...這點從上次台北有個社區投票要把愛滋病中途之家趕走就可以看出來,明明愛滋病是不會接觸傳染的,但是這些一般民眾還是把愛滋病患當成牛鬼蛇神一般看待,藐視他們的人權。而政府對這件事也毫無插手之意,更顯示了台灣「人權立國」就僅僅只是一句口號而已。所以縱使現在沒有法律歧視痲瘋病患,但是他們是如其他病患一般受社會大眾所歧視的。漢生病患的人權不在政府,在人民。而人民是不那麼容易被改變的。僅訴求要立法對漢生病患去污名化、保障其人權,不如立法明訂不得有任何歧視行為,並產生最高法院判例使任何因疾病受到歧視的人可以藉由法律途徑保護自己(當然這邊需要好的公設辯護人)。至於漢生病友本身,我是不認為繼續住在「文化園區」裡面是件好事...畢竟如果那是個痲瘋病歷史文物園區,那病患住在裡面不是活脫脫成了觀賞動物嗎?我覺得那些要讓病友繼續住在原地的訴求是很奇怪的。除非說等病友都過世之後才改建園區,不然我認為給予適當的補償金,然後讓他們搬到舒適的新院區是比較好的作法。


今天有到場的幾個漢生病友阿公阿媽

再來說說文化遺產問題。任何的文化遺產的價值都是人所賦予的,所以樂生院如果要是一個文化遺產也必須達到人的共識才行。而共識形成的過程往往是需要討論與不斷的會議磋商。雖然現在 WHO 有把樂生院址列為痲瘋病患集中園區遺址的其中之一,但是這是不具有強迫性、且不一定能在國內形成共識的。當然,如果 WHO 現在說「只要你把樂生立為古蹟,我就讓你台灣加入 WHO」的話,那我想政府從上到下一定同心協力改捷運,護樂生...好,扯遠了。總之我要說的是,古蹟這種東西原則上是要經過大部分人民的共識同意,或者至少專家有共識、而民眾沒意見才能選定的,因為那畢竟需要全部的民眾出錢(讓政府)買單。現在的問題是有一些民眾不是贊成或沒意見,而是反對。所以該怎麼辦呢?我是覺得應該要讓兩邊坐下來好好談,互相充分讓對方知道自己的立場,進而取得某種共識,再行定案。


最後的集結會場與同為日據時代建築的總督府

所以,說到這邊,我為什麼要去參加今天的遊行應該就很清楚了:現在政府在文化遺產的問題上並沒有進行充分的討論就逕自決定要拆除樂生院。而政府之所以會這麼做的主要原因乃是拆除樂生院可以符合某些地方派系的利益,現在的狀況乃是這些利益團體運作的結果。之所以會這樣說是因為之前當一些工作者發現他們眼中「有文化價值」的樂生院即將被拆除時,就已經有向文建會提報申請定為古蹟了,但是申請案壓在那邊兩年沒動作,自動失效,相反的另外一邊支持拆除方的公文卻相當「迅速」「確實」,違反台灣政府常態的以高效率核准,這樣的狀況實在是很難讓人不覺得有人在中間運作。所以既然該被討論的沒有討論,就逕自跳到拆除的結論去,我認為這樣的作法是不符合程序正義的。樂生該保留多少、該怎麼保留,是應該經過各方討論得到一個折衝的,而不是沒頭沒腦的就把它都拆光,因為畢竟,「歷史文化」這種東西可不是能夠得到同功替代品的。東西拆掉是不能 undo 的,所以拆之前要特別的小心謹慎。這是我自己的看法。

而且我又特別喜歡舊的東西,不管是舊書、老建築還是老照片。這就是為什麼我要去參加今天的樂生大遊行。


牌樓與今天的標語,形成相當有趣的畫面


另一張中正廟與旗子

所以雖然講是講說當成出遊,不過今天遠足沒有帶乖乖啦...XD 倒是買了幾個 Mister Donuts 要吃,但是中間一直沒手,就塞在威許的包包裡讓他帶回家了...Q_Q 我的 Mister Donuts 啊~~~波堤波堤你不要走~~~

然後今天算是我第一次正式參加這種抗議性質的街頭遊行,前幾次梅竹遊行都比較像是花車派對一類的東西,沒有主訴或什麼的,單純的就只是去玩。今天的這個樂生遊行才是有主訴、有標語有口號的遊行。整段跑下來的感想是,現在的學生真的很會做包裝(或說,裝飾),每個人身上都有花花綠綠的彩色配件,整個遊行的場子顯得相當熱鬧而歡樂 XD 除了主辦單位發的頭帶、貼紙之外,敝所還自己廢物利用手製了手繪圖騰貼紙、立旗與大面的方旗...相當開心的感覺。


清大社會所的旗子們 :p 有三張~~~不知道為什麼都是黑白的就是 orz





今天整個場子就是「社科院學生大聯合」,平常在媒體上面搏不到什麼版面與注目的社科院學生終於出頭天了(笑)。台灣媒體似乎只注意分數高而又能進竹科的熱門理工科系學生,相對來說「不知道在幹嘛」的社科院學生幾乎從來就不會被注視到。悶了這麼久今天終於聽到這些活潑的社科院學生的怒吼,感覺其實還滿爽快的。這些學生展現了相當高的設計創意,做出許多有美感、有趣的標語和裝飾。幾個被我帶來同行的理工科宅男在場子裡完全找不到認識的人 XD 因為幾乎全部都是社科院的正妹大姊姊~~~ :p


台大同學穿在身上的標語盔甲 XD


正妹大姊姊~~~ :p 請注意正妹大姊姊臉上的小貼紙

講到這裡就有個有點有趣的小發現:傳統上選文組的女生比較多,而雖然在研究所的比例中,男生所佔的比例有大幅上升,但是終究還是處在一個女性較多的世界,今天的遊行性別組成就完全地表現出這一點--放眼望去場上女生比男生多出不少,不只是參加群眾,連負責籌辦的工作人員、維持秩序的糾察、六步一跪的苦行組成員,幾乎都是女性。就連在場中四處穿梭、拿著相機到處拍的人,也都是女性較多,完全與平素「攝影論壇、攝影網站男性成員佔壓倒性多數」的比例不同,很是有趣。特別是見到有許多女生手持巨大數位單眼相機加上巨大大光圈廣角變焦鏡,完全扭轉了我對「只有男生會跑去買大光圈變焦 L 鏡」的看法...


苦行中的苦行組諸位


車頂上的整群「攝影師」

總之,遊行就在一堆人的講話後由中正廟大中至正門出發,繞了那附近一圈(老實說我對那附近真沒有方向感 XD)之後到凱達格蘭大道上集合,繼續聽之前沒講過話的人講話,大家都講完以後就就地解散了 :p 過程相當的平和,完全沒有用到揣摩再三的「警察打人啊~」的必要 XD 跟之前幾次樂生相關抗議的狀況完全不同,我想這大概跟這次是大規模遊行所以出動的是對應付遊行很有經驗的保一總隊,而且博愛特區轄區分局也是對抗議很有經驗的中正一分局有關,之前那種警察緊張兮兮導致執法過當的情形完全沒有出現。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出發前人山人海的大中至正門廣場,不過據說這樣人不算多...沒有滿到路上去


出發前的前導車


遊行行進中


正義無敵!





最後在吃完飯搭上往新竹的竹客時,看到旁邊坐了睡睡大長輩...感覺上像是參加完 BoF 要回新竹的樣子?XD 不曉得昨天有沒有照往例表演睡睡吞布丁咧...哈





延伸閱讀:

zonble's promptbook: 問題的具體感
豬小草: Tag "樂生"

    全站熱搜

    origin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