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拜讀吾友大作:美國紀行之四:種族大熔爐?後,
關於文內所述移民問題我有這樣一點感想:

基本上,對美國這種對移民不是非常開放但是也沒有閉鎖如台灣的第一世界國家而言,
移民的成分主要可以分為兩種:

1. 非法的偷渡客,這種人大多很窮,到了美國只能出賣自己的肉體血汗賺錢。
2. 高級知識份子,(在移出國)相對有錢的人,這種人通常在本國有不錯的工作,到了美國之後也是。

類型 1 的這種人當然就跟偉立 blog 裡面提到的一樣,
受剝削、靠自己的血汗賺錢、沒人照顧他的人權、etc.
但是類型 2 的這種人就完全在吳偉立的思考範疇以外了,
而問題是,這種人偏偏又是美國移民的大宗。
(當然,以中國的例子來說可能是相反的,類型 1 的移民遠超類型 2 的移民)

跟 1895 年日本接收台灣之後到 1897 年國籍選擇截止之前
那些選擇移出/不移出的台灣人抱持著類似的理由,
現在這些其他第三世界國家的人對於移民美國也是抱持的相同的想法:

有錢的話我當然想要去(中國/美國);
但是如果沒錢的話我也沒辦法去(中國/美國)。

是的,移民是有成本的。
並不是說我「想去」就「可以去」的。

如同 1895-1897 年中間離開台灣的大多是有錢的地主一般,
能夠正常合法移民美國的人大多也是社會中上階級的人,
他們有錢、受過良好教育、具有專業能力,
對美國政府來說,接收這些人的移民申請,
可以提高本國技術力與競爭力,何樂不為?
而這群人作為社會中堅份子,
職業通常是大學教授,或是大電腦公司的雇員、生活在加州金三角的 San Jose ,
在這樣的社經地位上,就算英文不如美國本地人一般輪轉,
其他人也決計不敢小看他們,更遑論藐視他們的人權了。

政府不可能不去更新他們居住的市鎮,
不可能任憑雇主剝削這些人(事實上這些人的雇主也不太可能剝削他們),
雖然說人際關係網絡可能還是有相當比重是以原鄉建立起的,
但是他們絕不可能完全被美國社會排斥:他們會有正在寫 NIS 2008 firewall 的強者我同事,
而這個同事非常可能就是一個純種的白人。

所以移民美國是不是一件很好的事?
我想,並不差,如果你可以接受美國文化與生活形態,
我想移民到一個國民平均所得有台灣兩三倍,
但是工業化產品價格並不是台灣兩三倍的地方,
你的口袋會快樂許多...

當然,對於一個去那邊販售自己生命的非法移民來說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不過就算被剝削剝削再剝削,一個非法移民去到美國之後所能賺取的薪資還是遠遠超過他在母國所能賺取的,
否則這種不合成本的事情怎麼還會有人去做呢 :p

所以說,這一切端看你注重的是什麼,
是自身經濟地位客觀的提升還是人權、尊嚴。
又不過,人權或尊嚴這種東西通常是在填飽肚子之後才會是選項的選項。
所以...我要說,吳偉立你多慮了!

***

我在吾友大作的後面看到他對身處異鄉有著與藍佩嘉類似的喟嘆
看完藍佩嘉的文章,並不覺得奇怪,這大概是典型的留學生作文,
同樣的事情(行為與言談的斷裂)也發生在台灣社會學界身上,
只是身為一個異鄉人在美國會因為站在一個比較遠離的位置所以更加強烈的感受到而已。

只是我對其中的一句話有些不贊同:

『有一回我忍不住反駁說,「拜託,不是所有的台灣人都是儒教徒啊!」』

這邊藍佩嘉犯了一個典型華人對儒教這個概念的理解錯誤,
雖然韋伯當初引入儒教這個概念的時候是把它放在跟基督教同樣的位階上處理的,
但是身為一個華人,我們可以很明顯的知道儒教並不是一個嚴格定義下的宗教。
既然不是宗教,自然沒有「教徒」這種稱呼。

與其說儒教是被當作宗教在處理,
不如說韋伯在講基督教的時候不是把基督教當作宗教處理。
對,不是當作宗教處理,而是當作一種意識型態、價值觀的集合性代名詞。

如果我們很仔細的觀察韋伯在「基督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一書中所做的論證的話,
我們會發現,韋伯是在說,因為新教徒都具有某一類型的「價值觀」、「意識型態」,
所以資本主義精神才在這樣的人的腦袋之中產生。
重點是一群人有著有利於資本主義精神產生的價值觀與意識型態,
這樣的價值觀與意識型態是「怎麼產生的」對韋伯來說並不重要。
新教本身並不重要,它也可以是咖啡、鴉片或色情報紙,
只要能讓這一群人擁有這樣的價值觀,那韋伯所尋找的就是它了,
只是在現實的狀況中它剛好是基督新教罷了。

所以既然我們理解了基督新教在韋伯看來其實不是基督新教,
那儒教自然不能被當作儒教來理解,
講出「儒教徒」一詞的話必然是耍笨的結果...

儒教只是被拿來當作「華人、儒家文化圈裡頭的人所共有的價值觀、意識型態」的替代名詞使用而已,
所以在這個定義之下,你能說「有人不是儒教徒」嗎?

不可能,除非他是外國人(或者是外星人)。

可是如果他是外國人,他就不在這群人的定義範圍內,
因為「外國人本來就不被期待是儒教徒」,
所以...在東方,大家都是儒教徒。

一個一般的東方人,價值觀不會與所謂的儒家價值觀有多大的差別,
所以自然「大家都是儒教徒」。
而如果某人的價值觀與周遭的人完全不同,
而與一個傳統的米國人相同,
我們通常會在他背後指指點點然後當作非我族類處理;
而如果這個人的價值觀奇妙到與地球上的人都不一樣,
這個時候我們會把他當作外星人...

所以藍佩嘉會講出這樣的話來,著實令人驚異?!

    全站熱搜

    origin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