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其實是跟前幾天發的那篇 "[0728] 本週 TIME 簡報" 一同發現的玩意兒。這期的 TIME 是因為有這篇文章所以我才會拿起來翻、才看到前面 briefing 的。

這一篇是講一個德國導演,Werner Herzog 的文章,作者是 Richard Corliss。







先講一下我對 Herzog 的瞭解。

其實我看過的 Herzog 作品並不多,只有 2004 年金馬影展《Wheel of Time / 時間之輪》,和 2005 年金馬影展的《The Wild Blue Yonder / 荷索之藍色狂想》。'04 年看的《時間之輪》是很四平八穩的一部紀錄片,講的是藏傳佛教中的「沙繪檀城」這種東西,還順便討論了一些形而上的、藏傳佛教的時空觀之類的東西。詳情請見本格 2004 年 "金馬大拜拜" 一文。至於 '05 的《荷索之藍色狂想》,這我就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因為這實在是太惡搞的一部影片了(倒),姑且先摘錄一下當年金馬手冊上的影片簡介:

「荷索結合了水底與外太空拍攝的真實影像,夾雜詭異的音樂與不明的語言,主述者卻是個外星人!有人說這是美國太空總署都無法想像的『紀錄片』,荷索則說觀眾看到、聽到的一切正是他對人類、行星、外太空殖民主義長期以來的想法與夢魘。」

(講到這裡,我翻著 2005 的金馬影展手冊,赫然發現許多當年看過的片子,現在重新看到片名跟簡介的時候卻是這麼的陌生...完全想不起來 90-120 分鐘的膠捲裡到底演了些什麼...)

......好,誰能告訴我看完這段「簡介」之後他「大概」可以知道這部片「長怎樣」?我想大概沒有人能夠...anyway, 這是一部非常「奇妙」的片子,如果硬要歸個類的話應該算是「科幻片」,但是從頭到尾他沒有用任何一個特效...也沒有用任何一個布景(應該沒有),完完全全、非常「實寫」的科幻片 orz 該怎麼說呢,這部片的中文翻譯真的很「貼切」,這部片本質上就是荷索的「狂想」,他用一種「指鹿為馬」的方式講一個科幻的故事。講到這裡或許各位沒看過本片的觀眾可以稍微對本片的「怪異」有些理解...沒錯,就是「指鹿為馬」。荷索在這部片裡面基本上就是不斷的在「指鹿為馬」,把完全不相干或者「不是」的東西拿來硬說是某某...為了不要影響各位對本片的觀影樂趣所以我還是不要多講好了 XD 不過講到這邊要忍住很難,下面就稍微帶一下重點...





(以下有雷)

基本上荷索在《荷索之藍色狂想》裡面就是叫一個人站在螢幕前說自己是「外星人」,說某個廢棄的建築是「外星人的基地」,這樣這樣的編了一個「外星人殖民地球始末記」的故事,當然這個故事是以失敗收場,所以在畫面上我們只能看到外星人留下來的遺跡,還有站在鏡頭前的這位「最後的外星人」。然後鏡頭一轉,荷索開始讓這位「外星人」懷想起他當初的家鄉,the Wild Blue Yonder,這時荷索拿了一堆冰洋底下的影像 footage 來,把表層的冰當作天空中的雲、藍色的海洋當作大氣、海底的地面當作陸地...這樣指鹿為馬的把「潛水伕從海底爬出來」硬是變成「外星人離開家鄉到地球」...夠 XD 了吧!!!當初看完這片散場出來的時候所有人莫不幹^H讚聲連連,臉上都寫了個囧字...只能猛說「荷索好~!」「荷索真有你的啊~!」......orz

(雷結束)





well, 這就是我對 Werner Herzog 的一點點粗淺瞭解。據悉這些都還不是他的代表作咧 orz 不過從這一點點枝微末節看來,他既是個可以拍出一板一眼正經如《時間之輪》的電影的人,又是一個能夠用極其詭譎的方法克服實質困境、說完一個故事的人...如果要說是哪種大師的話,Werner Herzog 絕對是個「無法理解、猜不透摸不著」的大師。

好,廢話這麼多,終於講完了。荷索就是一個為了要說故事,什麼奇怪妙招都可以用上的傢伙。先有了這樣的基礎認識,接下來看這篇文章會比較有底一點...切記,他是個為了說故事不擇手段的人! :p











大圖像:對好萊塢而言太冒險。

華納荷索,世界上最危險的導演,拍了他二十年來第一部片商片。

by Richard Corliss

導演往往喜歡把自己視為冒險家:承受大預算的風險、帶領演員及技術人員進入藝術的未知、常常在遙遠的地方進行拍攝。但是講到不顧一切的魯莽但又能鼓舞人心這一點,沒有人可以與華納荷索相提並論。這位德國導演的電影旅程不止帶他到如秘魯、阿拉斯加或泰國這種天涯海角,還踏進未知的、人類最瘋狂的幻夢中。在他 46 年的拍片生涯中,他拍過許多偉大的劇情片(如《Aguirre》、《the Wrath of God》、《Heart of Glass / 玻璃心》、《Nosferatu》、《Fitzcarraldo》)還有一連串令人驚豔、奇幻的紀錄片(如《The Great Ecstasy of Woodcarver Steiner》、《The White Diamond》、《Grizzly Man》),64 歲的荷索跋涉到了人類情感的蠻荒地帶,試圖將人心的黑暗與希望捕捉在底片上。

但就算是同輩導演中最負勇敢盛名、最出眾的導演,而且是一枚怪人這點並不能使荷索得到好萊塢的青睞。雖然令人尊敬的演員如 Claudia CardinaleTim Roth 都點參與過他的電影,而到 '70 年代晚期,他還有本來應該是 Francis Ford Coppola 要製作、影星 Jack Nicholson 參與的拍片計畫(《Fitzcarraldo》)。但是荷索其實心裡明白,美國這些手上握有大把鈔票的傢伙討厭風險的程度就如同自己喜好風險一樣大。

所以對觀眾來說,能在他最新的電影《Rescue Dawn》裡看到準大牌明星、真正的演員 Christian Bale(曾演出《蝙蝠俠:開戰時刻》之蝙蝠俠一角)領銜主演是一件享受的事。並且本片將由米高梅 / 聯影(MGM/UA)發行。本片的資金並不是由一般管道而來:一個與 NBA 有關的公司出的錢,由 Elton Brand 及另外一名俱樂部主持人擔任製作人,就製作人來說並不是相當有經驗的組合。

但是荷索在經費上所冒的險完全不能與他在導演片子上對災難的嗜好比較。告訴他「這是不可能的」就像是叫 Paris Hilton 去派對一樣稀鬆平常。當他知道 Guadeloupe 有火山要爆發時,他立刻搭上下一班飛機,直達死亡谷。而他穿過死亡的風險,從那裡帶回了《La Soufrière》這部令人嘆為觀止的紀錄片。而在《Fizcarraldo》這部亞馬遜史詩裡,他帶著劇組人員深入南美大陸,離最近的城市數百英里之遙,還讓劇組扛著一艘 290 頓重的船上陸爬山。他在亞馬遜叢林裡找到一個茂盛的地點準備拍攝,但卻碰上了當地史上最長的旱災。「我不該再拍電影了,」在 Les Blank 的紀錄片《Burden of Dreams》裡面他說到:「我該去住到精神病院裡。這絕對不是一個人該在他生命中該做的事。」

但是他還是繼續的拍攝,繼續嚴格地對待演員,如對自己一般。在《玻璃心》之中,他讓大多數的演員在催眠狀態下演出;他找 Bruno S. 這個在精神病院度過數十年光陰的人來演出《The Enigma of Kaspar Hauser》和《Stoszek》。當 Jack Nicholson 退出《Fitzcarraldo》演出的時候,他找來 Jason Robards 替補,而 Jason Robards 後來又因為感染了阿米巴痢疾而被迫退出拍攝。另一名演員 Mick Jagger 也因為同樣的理由被迫退出。最後荷索碰上了 Klaus Kinski,一個非常極端且難以控制的演員。他本身就是一座火山。他們一同拍攝了五部片子,荷索還為了 Kinski 拍了一部電影《My Best Fiend》來紀念他。

Christian Bale 不像 Klaus Kinski 一樣瘋狂,但是他具有荷索要求他的演員該具備的令人咋舌的賣力程度。為了《Rescue Dawn》這部片他瘦了 15 公斤。這部片某種程度上來說是重拍荷索 1997 的紀錄片《Little Dieter Loves to Fly》,這部紀錄片是關於一個德國小男孩 Dieter Dengler 的故事。小男孩的家在德國的黑森林,在二次大戰的時候受到美軍的轟炸,一天他瞥見了駕駛員的英姿,「就像幻想一般...像是一個想像的存在」,於是小男孩便決定要飛上天---在荷索很多部紀錄片中都可以見到的主題。這個男孩後來去了美國,加入海軍,在 1966 於寮國上空被擊落。作為一個戰俘他忍耐了可怕的折磨,最後他與一名友人(由 Steve Zahn 飾演)試圖逃走,並最終獲救。

《Rescue Dawn》在劇情的密度或真實性並不如《Little Dieter Loves to Fly》來得高,似乎聽 Dengler 口述他所經歷的暴行比看由一群優秀演員重新演出的場景還要來得栩栩如生。但是荷索和他的團隊為了重現這個故事的恐怖與 Dengler 那殺不死的精神所做出的貢獻是令人感到欣慰的。《Rescue Dawn》是一部沒有政治懷疑論污點的英雄主義故事。在一個美國士兵被視為惡人或受害者的年代,這部電影提供了一個勇敢地、或說是瘋狂的拒絕死亡的士兵的形象。

荷索是那些非凡生物中的一員。他一方面想要盲目地飛翔,又想要看的很清楚。要這樣,一個人才能如荷索偉大的電影中的角色一般,奇怪又扭曲但又高貴的創作藝術。





參考閱讀:
本文的原文版

origin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hue
  • 這篇完全的勾起了前年看了藍色狂想之後,出了電影院滿臉斜線的回憶。簡直就像是看太空劇場而且還沒有戴3D立體眼鏡。真的是非常惡搞阿,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