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是從 7/21 出刊的 Time 雜誌上摘譯出來的文章。本週適逢曼德拉 90 歲生日(7/18),所以不管是 Time 也好、CNN 也好都製作了相關的曼德拉特輯,CNN 是經由與曼德拉的親人的訪談、試圖從親密的人眼中重新觀察這位偉大的政治人物;而 Time 則是由與曼德拉熟識的編輯經由訪談、撰寫一篇關於曼德拉對「領導」的看法的文章。

既然(到目前為止)我的論文題目都是跟轉型正義有關,轉型正義論述中必要且可行的典範、南非的民主化關鍵領導人曼德拉的文章自然該翻譯引界一下 XD 哪天好像也該來讀一讀他當初當選總統時的就職演說,看看人家典範型的人物都說了些什麼,馬英九今年的演說是不是真的如深藍人士所說的擲地有聲,或是如某些鐵桿泛綠(XD)形容的毫無誠意,與敝屣同。

下面是這篇文章的前言,大約是作者 Richard Stengel 在進入正文前的一個引子,也或多或少交代了一些「曼德拉本人」在政治場域以外的樣貌。

***

Translated from TIME magazine issue 2008.7.21.

曼德拉:關於領導的八堂課
當他歡度他九十歲生日時,這位世界上最偉大的道德領袖回顧了畢生的歷程--而我們其他人又能從這上面學到什麼

by Richard Stengel

當有孩童在身邊的時候,永遠是曼德拉最輕鬆的時刻。所以某種程度上來說,那 27 個聽不見嬰兒哭聲及無法握住小孩手掌的年頭,是他生命中被剝奪的最大的東西。當我上個月去約翰尼斯堡拜訪曼德拉----一個比我過去所認識的更加脆弱而模糊不清的曼德拉----的時候,他遇見我們的第一個動作是展開他的雙臂歡迎我的兩個兒子。幾秒之間,我的孩子們已經抱著那個問他們喜歡哪種運動以及早餐想吃什麼的友善老人。當我們聊天的時候,他抱著我兒子 Gabriel,Gabriel 複雜的中間姓是 Rolihlahla,和曼德拉的本名一樣。他告訴 Gabriel 那個名字的故事:那如何在 Xhosa 語中直譯為「拔斷一棵樹的枝幹」,但是其實真正的涵意是「麻煩製造者」。

到他下週歡度他九十歲生日為止,曼德拉已經製造了幾輩子都嫌多的麻煩了。他將一個國家從系統性的暴力成見中解放出來,並且促使白人與黑人、壓迫者與被壓迫者以一個從來沒有實現過的方式團結起來。在 '90 年代,我曾為了他的自傳《Long Walk to Freedom》而與曼德拉一起工作過兩年。在與他相處了這麼多時間之後,在自傳完成時,我感到無比的疏離;就像陽光要從你的生命中消逝一樣。即便這些年來我們偶爾會碰個面,但是我想進行可能是最後一次的拜訪,並且讓我的孩子們再一次見到他。

我也想與他聊聊領導這件事。曼德拉是這世界上最接近世俗的聖人的存在,但是他也會是第一個承認自己只不過是個更普通的存在:一個政治人物。因為知道該如何精確的把他的角色在戰士、烈士、外交官與政治家之間轉換,他得以推翻了種族隔離政府並創造了一個無種族的民主南非。對抽象的哲學概念並不熟悉,但他常常告訴我,一個議題「不是原則上問題,而是戰略上的問題」,他是戰略上的大師。

曼德拉再也不喜歡被諮詢或尋求協助了。因為他害怕他的號召無法達到這些尋求一個肉身神的協助的人的預期,並且認為在意這些人認為他的影響力沒有消退是徒勞無功的。但是這世界從來來沒有如此的需要曼德拉的天賦----作為一個戰略家、激進份子以及政治人物----當他 6/25 在倫敦起身譴責辛巴威總統 Robert Mugabe 的野蠻行為時,他再次展現了他的才能。同時,當美國的總統選舉進入歷史性的一刻時,他可以教給這兩個候選人很多東西。你即將讀到的這些,我長久以來都當作是所謂的「馬迪巴規則」(馬迪巴(Madiba)是曼德拉的族名,與他親近的人士都如此稱呼他),而這些是從我們過去以及最近的交談之中、以及由靠近與從遠處的觀察拼湊而成。這些規則大部分都很實際。許多是直接從他的人生經驗中延伸出來的。這些規則全都以製造出最好的麻煩為準:那種能迫使我們自問、如何才能讓這世界更好的麻煩。





相關閱讀:

曼德拉的八堂領導課:前言
曼德拉的八堂領導課:《一》
曼德拉的八堂領導課:《二》
曼德拉的八堂領導課:《三》
曼德拉的八堂領導課:《四》
曼德拉的八堂領導課:《五》
曼德拉的八堂領導課:《六》
曼德拉的八堂領導課:《七》
曼德拉的八堂領導課:《八》

origin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