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d from TIME magazine issue 2008.7.21.

曼德拉:他的八堂領導課

by Richard Stengel

No. 4
瞭解你的敵人----並且要知道他最愛的運動是哪種

回溯 1960 年代,曼德拉開始學南非的荷蘭語,那種南非白人為了種族隔離而創造的語言。他在 ANC 的同志們曾為此嘲笑他,但是他想要瞭解南非白人的世界觀;他知道有一天他會與他們對抗或談判,無論如何,他的命運是與他們緊緊結合在一起的。

這在兩個層面上來看是具有戰略意義的:藉由對方的語言,他可以知道對方的長處極其弱點,並相對應地研究對抗戰術。而且他也會讓他的敵人對他產生好感。不管是普通獄卒或 P.W. Botha 都對曼德拉願意說南非荷蘭語以及他對南非白人歷史的瞭解感到印象深刻。他甚至隨時注意橄欖球這種南非白人所愛的運動的資訊,讓他能夠對球隊與球員做出比較。

曼德拉知道南非的黑人與白人有些東西在根本上是一樣的:南非白人就如黑人一樣深深的相信自己是非洲人。他也知道,南非的白人也是偏見之下的受害者:英國政府以及英國白人移民鄙視他們。南非白人在文化劣勢的複合體下受到的痛苦幾乎與黑人一樣。

曼德拉是個律師,在監獄中,他幫助守衛解決了許多他們在法律上碰到的困難。與曼德拉相比,他們的教育水準及世界觀遠遠不及他,對那些守衛來說,一個黑人願意這樣幫助他們是令人非常驚訝的。這些人是「種族隔離政權裡最殘忍不講理的角色,」著名的南非歷史學者 Allister Sparks 說道,「瞭解到即便是最壞、最殘忍的人也是可以談判的。」





相關閱讀:

曼德拉的八堂領導課:前言
曼德拉的八堂領導課:《一》
曼德拉的八堂領導課:《二》
曼德拉的八堂領導課:《三》
曼德拉的八堂領導課:《四》
曼德拉的八堂領導課:《五》
曼德拉的八堂領導課:《六》
曼德拉的八堂領導課:《七》
曼德拉的八堂領導課:《八》(完)
創作者介紹

囈語二三,,

origin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