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早上看劇情簡單但是很難懂的創世紀,
經過下午洗照片洗照片然後如旋風般從西門町轉去捷運中山站又從捷運中山站
轉回忠孝復興晚上又轉去西門町最後白白往返台北車站一次之後,
我終於在台北市、捷運、地下街、百貨公司的冷氣與蒸籠三溫暖間
汗流浹背地搭上了深夜久久一班的竹客。

既然久久一班,車上乘客必然不少。
今日又很幸運地遇到高公局北區工程段在桃園施工,
外側道路封閉的結果是在梅花一路67K處大塞特塞數十分鐘,
被迫一面聽著我左方的四個高中生還是國中生令人心寒的弱智對話(*),
一面心神耗弱地喃喃自語罵智障。

不過萬萬沒想到的是,事件居然就這樣發生了。
真是令人驚心動魄的大事件,
雖然不如陳慧琳主演的大事件一般出動媒體SNG連線報導,
但是至少也讓我呆滯了一分鐘左右,
讓我不免懷疑我到底跟那些弱智中學生有什麼差別,
並且非常害怕被她們看到這個大事件...

事情的開始是這樣的...
由於之前在等車時實在是受盡台北蒸籠的煎熬,
全身上下水分盡出,連罩在外面的深綠色STEFENEL麻布襯衫都濕了一角,
所以在上到了冷氣徐徐的竹客車廂後,
我便把冷氣風口調整直下,整個人沐浴在人工的低溫中,
閉著眼睛享受著無腦的中學生嬉鬧對話...
(按:那中學生是兩兩成雙四人同行,成雙的二人都如戀人般一個帥氣一個正
(按2:照她們自己的說法))

昏昏沈沈、昏昏沈沈,一直到塞車出現。

在離合器收收放放的震動下我慢慢醒來,
然後發現預計到達時間的二十三點三十分已然到達,
但是車子卻還在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某處緩慢爬行著。
低頭看看隔壁線道的BMW 735IL,想著
「不曉得高級車在塞車時會不會比較舒服」這種無聊的問題,
發現前面有一輛改裝過的Toyota Camery翹著天窗放著震耳欲聾的眉飛色舞之類的舞曲爆衝前進,
一如往常小心的閉起眼睛抹掉眼角快凝固的淚液-灰塵混合物,
手指往旁一帶要離開眼瞼時卻不小心把眼睛睜開了一點,
因為車內空調而過於乾澀的眼球表面就再也抓不住隱形眼鏡的心,只能任憑它墜下。

是的,我左眼的隱形眼鏡在竹客上跳樓自殺了,
我的右腳還明顯感受到屍體掉落地面的碰撞感。

當下我呆了零點一秒後便僵直了雙足,
花了三十秒考慮要不要乾脆放棄這片眼鏡,
又花了三十秒想到今日為了(某個)沒有前往的場所及行為所準備的過夜必需品,
其中包括了隱形眼鏡整備包,
所以最後決定先用僅存的右眼配合時常被拿來當手電筒的手機來尋找墜落的鏡片,
很幸運的在右腳感知的震動停止位置找到了隱形眼鏡,
在直接取起未果後我隨即沾了一口口水,成功的取起它...
馬上塞進盒子裡噴保存液!!!
然後又用左手摀住右眼,眨眨眨把右眼的鏡片也順利取出,
成功變換為普通眼鏡型態...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完事之後偷偷注意旁邊的弱智中學生,
似乎沒有發現我這裡發生的大事件,
不免鬆了一口氣。


(*)原對話摘要如下:
「香港是寫簡體還繁體啊」
「香港回歸了當然是寫簡體啊」
「但是(twins)原裝空運CD上歌詞是寫繁體也」
「回歸了當然是簡體啊」(前排的C翻過來插嘴)
「那回歸前寫什麼」(靜默一分鐘)
「我以前去香港他們都不會講國語,只會講廣東話」(證人A證詞)
「以前都講英文啊,回歸之後應該就會學北京『腔』了」(證人B證詞)
「那個是為了台灣才寫繁體的啦」(證人C結論)
「可是那是原裝的啊,還有寫made in HK」(靜默二十秒)
「那是為了賣到台灣特別弄的啦,雖然是香港版但是只有賣到台灣」(三人一致結論)

然後我就心寒了,想說如果這四個傢伙是清大的學生一定要八下去...還好不是(呼氣)
不過還是不免讓人為台灣的未來擔憂啊...

origin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origin2
  • 糟,我是不是要開始走周他米的流水帳路線了?(默)<br />
    <br />
    <br />
    <br />
    <br />
    <br />
    我不要啊~~~(抱頭)
  • mishain
  • 哈囉~~一陣子沒來溜搭溜搭啦!!<br />
    哈哈! 無腦中學生(水~)
  • adamas
  • 我完全不懂中學生的討論耶 <br />
    我老了 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