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d from TIME magazine issue 2008.7.21.

曼德拉:他的八堂領導課

by Richard Stengel

No. 7
沒有什麼是黑的或白的

當我們剛開始一系列的訪談時,我常常問曼德拉像這樣的問題:當你決定要停止武裝抗爭的時候,是因為你理解到你沒有足以推翻政府的力量,還是因為你知道你能靠非暴力手段贏得國際輿論的支持?然後他會奇妙的看我一眼,然後說:「不能兩者都是嗎?」

然後我開始問一些比較聰明的問題,但是訊息很明確:人生不一定是二分的。做出一個決定是複雜的,並且永遠會有互相競爭的因素。簡單的解釋是人腦中的偏見,但是這不會和真實對映。沒有東西是如顯現出來的一般直截的。

曼德拉很習慣於這種矛盾。作為一個政治人物,他是一個將世界視為有無限多細微差別的實際主義者。我相信,這相當程度是來自於身處在種族歧視政府之下每天被拷問及遭受令人氣餒的道德抉擇的黑人的緣故:為了得到我想要的工作,我必須服從白人老闆以避免懲罰嗎?我帶著我的通行證嗎?

身為一個政治家,曼德拉很罕見的與 Muammar Gaddafi(格達費) 與 Fidel Castro(卡斯楚) 忠誠。因為當美國還將曼德拉視為恐怖份子時,他們幫助了 ANC。當我問他關於格達費與卡斯楚的事情時,他表示美國人傾向於以二分法看事情,而他責罵我缺乏這種分辨細微差別的能力。所有問題都有許多的原因。當他堅定且明白地反對種族隔離時,他知道種族隔離的原因是複雜的。有許多歷史的、社會還有精神面的原因。曼德拉計算的永遠是,「在最後我要追尋的是什麼,以及要到達目標最實際的方法是什麼?」





相關閱讀:

曼德拉的八堂領導課:前言
曼德拉的八堂領導課:《一》
曼德拉的八堂領導課:《二》
曼德拉的八堂領導課:《三》
曼德拉的八堂領導課:《四》
曼德拉的八堂領導課:《五》
曼德拉的八堂領導課:《六》
曼德拉的八堂領導課:《七》
曼德拉的八堂領導課:《八》(完)
創作者介紹

囈語二三,,

origin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