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d from TIME magazine issue 2008.7.21.

曼德拉:他的八堂領導課

by Richard Stengel

No. 2
從前線領導----但是不要把你的基地拋在腦後

曼德拉是很謹慎的。在 1985 年的時候他因為攝護腺肥大而動了一次手術。當他術後回到監獄時,他 21 年來第一次被與他的同僚及朋友們分開。於是他們抗議。但是按曼德拉的老友 Ahmed Kathrada 記憶所及,他告訴這些人:「稍安勿躁,朋友們。賽翁失馬焉知非福呢。」

之後發生的好事是,曼德拉以個人的名義與種族隔離政府展開談判。對非洲民族議會(ANC)來說這是可以革除其職的事情。在抱持「囚犯是無法談判的」的態度數十年、並且在主張以武裝反抗以迫使政府低頭之後,他決定到了可以與他的壓迫者談判的時候了。

在 1985 年,當他開始與政府談判之時,很多人認為他會失敗。「我們認為他背叛了我們,」 Cyril Ramaphosa,這位當時極具影響力並暴躁的全國礦工工會會長如此表示。「我跑去見他,並問他:『你到底在幹什麼?』那是令人難以置信的行為。他冒了很大的風險。」

曼德拉發起了一項說服 ANC 他的道路才是正確的活動。他的名聲當時岌岌可危。Kathrada 回憶起當時的狀況,他拜訪了他所有在獄中的同志,並且像他們解釋他到底在做什麼。慢慢地,他使他們回到同一陣線。「你要帶著你的支持者隨行,」當時的 ANC 秘書長 Ramaphosa 如此表示,他如今是位商場大亨。「一旦你到達灘頭,你就讓你的人往前衝。他不是一個泡泡糖式領導人----嚼一嚼就丟棄的那種。」

對曼德拉而言,拒絕談判是一種戰略,而非原則。在他的一生中,對此他永遠分的很清楚。他不變且不可動搖的原則是,推翻種族隔離政府,並且達成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而幾乎所有幫助他達到這個目標的事情他都認為是戰略。他是理想主義者中最實際的一個。

「他是一個歷史性的人物,」Ramaphosa 說。「他的想法比我們先進太多。他考量的還有我們的子子孫孫:他們會如何看待我們的所作所為?」監獄給了他長遠思考的觀點。這是一定的;因為不可能有別的觀點。他的想法不是以天、週為單位,而是以數十年為單位。他知道歷史會站在他這一邊,如此的結果是不可避免的;問題只是這會在多短的時間內以怎樣的方式達成。「事情在長遠來看會更好,」他有的時候會這樣說。他永遠是為長遠的考量出發。





相關閱讀:

曼德拉的八堂領導課:前言
曼德拉的八堂領導課:《一》
曼德拉的八堂領導課:《二》
曼德拉的八堂領導課:《三》
曼德拉的八堂領導課:《四》
曼德拉的八堂領導課:《五》
曼德拉的八堂領導課:《六》
曼德拉的八堂領導課:《七》
曼德拉的八堂領導課:《八》(完)
創作者介紹

囈語二三,,

origin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