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地吐出一口氣,是的放寒假了。

撇開八千字的日據時代報告不談,
應該會有些時間可以好好的做些事,

首先要去台中去台南,
把東西拿去修也去拿修好的東西。

把往台北往日本的包裹寄一寄,
記得要先到海關申報出國維修品。

在這裡在那裡,
把該看的電影看一看,
巴別塔、父子、黃金甲,希望不要太快在新竹下片。

不是很想再跑台北,畢竟那是個傷心地,
可是那看了一半的雙年展是在那裡,
在那個傷心地。

好像還應該看些書,
架子上累積的書冊已經橫橫疊疊地不成樣了,
上次去國際書展是三年前,
今年或許可以撥出點時間去瞧瞧吧。

該把房間收一收,
四處漫生的書本紙條該收起分類,
按照各自的性質移往別處。
另外的房子的二樓該裝潢一番,
否則東西也不能運過去,人也不能住。



不過今天,就先好好睡個覺吧。
擺脫這半年來的疲勞與無力,
以及一切令人心死的現實。
創作者介紹

囈語二三,,

origin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