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這一篇或許該放在「電影」類別裡的,
不過很可惜 wretch 不能選擇多重 category.

這篇應該在七月初寫的。

***

忘記是哪件事先到來
不過因為某種因素我帶著一種接近絕望的心情到了台南。
又或者我沒有帶著那樣的心情去台南,
而是在那之後才絕望。

不過這不重要。

總之,在期末的時候被介紹認識了現在攝影社的指導老師,
與藝術中心熟稔的過程中,
無意瞥見了南藝行的報名表,
並且聽說攝影類的非常虛弱,是開給初學者的,
所以東看西看,便選了動畫組。

最接近電影的類別、讓自己能夠做電影的第一步的類別。

我是抱著這樣的心情去報名的,
而事實上我也完成(或開始)了幾個不錯的小玩意兒,
組上也做了不錯的偶動畫,
總之一切都不錯,只是有找盡理由不讓我把作品放上去、
或者是把我的手繪反著放這種鳥事而已。

不過那都不重要。
這個營隊很歡樂,
動畫組的學長姐都很好。

不過我不好。

所以我爆發了,最後一天。
easily being irritated, and thus breaking all the things,
ruining all valuable things.
連 Dr. Matain's 都踢出一道傷口。
我很愛惜這雙鞋的,但是卻踢出一道傷口,
我想這就足以見我到底失魂到什麼程度了。
在眾人之前爆發,然後又 alepam overdose ,
所以那一天結束得很快樂,畢竟是四級管制藥品嘛(笑)。
在飄忽之中,我把我的手冊弄丟了,
我什麼也不記得,只能靠手上拍下的照片想念,
那些曾經映在我眼眸但是卻沒被記憶下來的畫面。

***

可惜現在醫生不開 alepam 給我了。
不然我想我真的會上癮,呵。
或許我已經上癮了,那些在我身邊唱著說著演著的人,
或許沒有哪一個人真的像我一樣體驗過 being high >>

***

最後我收到了一張叫我要體貼一點的卡片。
我體貼嗎?我不體貼嗎?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已經不是我,我無法控制我。



我再也不是那個我曾經是的我
因為我從根基上被她改變了吶

origin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