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個方形的地下室,是一間自助餐館,林家美食自助餐。我很喜
歡那一間自助餐。

我走進去的時候所有人都挨著房間的最裡面坐著,一桌一桌的,最靠
裡面的地方都已經坐滿了,只有幾張零星的空桌,但是空桌旁的椅子
上也幾乎都放了衣服包包之類的,似乎是先進來佔了位置,又跑到別
的地方去了(去盛菜麼?)

我在裡面找了半天。沒有完全空的桌子。我先是把東西放下,把別人
放有衣服的椅子移走,但是想一想,又移了回來。

我最後決定去坐到外面一點。

沒有人注意到我。所有人都兀自地在談論著什麼,黑壓壓的低聲交談。
然後就當我坐下的時候,(我坐在遠離那群人,越過走到的另一側的
一張方桌上)有兩個人進來了。兩個人體格都很壯。其中一個人提了
一件破爛的牛仔小背心之類的玩意兒,放到我對面(越過走到)的一
張桌子上。他是個農夫,平常有咳嗽的毛病,不起眼的咳嗽。所以他
也沒特別在意,以為這只是小毛病而已。

另外一個人是華陀,華陀也長得很壯。他手上提著一袋像是藥草一樣
的東西。似乎是跟這農夫認識,平常有開治咳嗽的藥給這個農夫吃的
樣子。雖然農夫不曉得,但是隱隱約約透露出他知道這病情病不單純
的訊息。

見到這個農夫,華陀停了下來,開了一張藥引給他。說:「有的時候
小病是大病的前奏,這給你,如果你能活過這三天那就沒事了」,語
畢就要往房間的更深處走,走沒兩步像是想起什麼一樣,轉過身,從
懷裡抽出一本破爛的小書,說:「這本本草綱目..就給你好了,帶在
身上」然後把那本書放在我的桌角,轉身離開。書本是綠色麻布封皮
的,燙金的書名已經掉的差不多了。我抬起頭看著華陀的背影,好壯,
背上的包袱裡還插著幾支藥草。記憶裡他總是在這附近的山頭找藥草,
嘗藥草。

就像神農氏一樣。

三天之後,那個農夫突然猛咳不止,吐出很多血死掉了。

然後我就醒了。



※這似乎是在預言我的處境,我可以活過這三天嗎?

origin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mishain
  • 我看到文章的前幾行....<br />
    還以為是美食介紹呢!<br />
    <br />
    嗚嗚~被騙了!竟然是吐血的故事!
  • origin2
  • 妳覺得這個標題會是美食介紹嗎? orz
  • mishain
  • 因為我先看到了內容"自助餐"三個大字咩~~<br />
    所以根本沒有注意到標題的存在~~呵呵!<br />
    而且眼睛馬上收尋到"坐滿"的字樣!<br />
    挖~~果然很像是好吃的美食介紹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