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天,死神打我身旁走過,
經過吹起的風讓我跌了個踉蹌。
他像是在跟我說,「死孩子,我現在還不要你呢」
翻倒在地上,我一句話也說不出,
只能看著雨嘩嘩地滴落地面,激起舞動的瀑布。

一切都好安靜。

倒在地上,我看著死神的影子消逝在華燈與車陣之間,
甩出的雨傘翻倒著在路中間。
眼鏡在不遠處兀自以驕傲的神情躺立著,沐浴在水之間。

一點也不怕被車壓著了。



看著左手腕上的疤,
那是上禮拜五才割腕留下的痕跡。
死亡它知道我這只是扮家家酒的嬉戲,
所以才這樣輕蔑地警告我,教我要愛惜生命吧。

靜靜地,我這樣想。
看著手上那一道又一道深褐色疤。

(半年來留下了幾道呢)

已經數不清了,新的疤疊在舊的疤上,
而我只敢用美工刀的刀尖劃下裝飾性的傷口。
那再怎麼用力都割不斷手腕的。



似乎是這陣風的關係,
它好像吹走了我的鬱悶。

「好好活著吧」祂說,「你沒有權利悲傷,我要把它奪走」

於是我便感受不到哀傷了。
同樣的情狀,現在只有淡然。
心底兒似乎有那麼點憂愁不安地在騷動,那過往的記憶、哀傷的記憶,
但是這騷動旋即就掩沒在寂靜的湖面裡,無影無蹤。
像是被拉平一樣看不到。
創作者介紹

囈語二三,,

origin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mishain
  • 小朋友,請問你在想什麼~<br />
    需要諮商嗎?<br />
    姐姐幫你預約張老師!
  • origin2
  • 啊哈哈,這只是走路被車撞而已嘛...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