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自五年前的中晚剪報)

現代性寓言╱苦戀春風

⊙李友中

 他小心翼翼從抽屜拿出一顆小小的粉紅色燈泡。那是一顆僅二十燭
光的小燈泡,他的嘴角泛起感傷的笑容。啊,燈泡,小小的燈泡,他
自言自語。他顛巍巍捧起小燈泡放在掌心把玩。二十年了,他感慨著
,將燈泡拴進一個小小的插座,小燈泡放出一絲柔弱的粉紅光芒。他
笑了,笑得如此燦爛,他的笑比燈泡還要燦爛。
 公娼終於復業!他欣慰地點頭,社會還是有公理。他的思緒飛過二
十年前。
 那天他再也按捺不住,來到華西街,路過賣蛇、補藥、海鮮攤,都
不為所動,只知一心向前,他要找公娼,他一路奔向公娼館找公娼。
他緊緊捏著口袋僅有的兩百五十元,那是當時的公定價格。多年前他
還是一個窮苦的學生,他就知道省吃儉用一心一意存錢找公娼。
 穿過布簾,走進狹小的門,由看起來向他祖母的老鴇引導,他來到
二樓小小的陰暗房間。只見一張擺著花棉被的小床,花色壁紙有點潮
。他忐忑不安地端坐小椅子等待,天花板垂掛一粒二十燭光粉紅色小
燈泡。
 她終於翩然來臨,看他拘謹坐著,知道又是一個該給紅包的菜鳥。
她噗哧一笑,跟他聊起來,才知道他是一個懂得省吃儉用的好學生,
她站起來踮起腳尖,撩起袖子,伸出玉筍般的手拔下天花板那顆小燈
泡,頓時房間一片漆黑。
 在黑暗中他聽見她語重心長的話,好孩子,學如逆水行舟,不進則
退,你看,就算再小的粉紅色燈泡,一旦失去了光芒,就什麼都沒有
了。她拉過他的手,將那顆猶帶著微溫的粉紅色燈泡放在他的手心上
,將他的兩手緊緊的閤住。為了加深他的印象,又將他的手放在自己
的胸部。
 他熱淚滿懷奔出華西街,跑回住處,從此努力用功讀書。
 是她喚起他的美國夢,他到了美國讀書,才更體會雪地中的聖誕更
美,也更堅信14歲的抉擇。31歲那年,他學成回國,在大學教書,依
然只記著她,只要有空,他還是繼續把玩那顆粉紅色的燈泡,經常在
柔弱的粉紅色燈光下研讀艾略特與費茲傑羅的比較文學理論,一邊感
受手心裡小燈泡和她溫柔胸膛的餘溫。
 他是單純的要把單純的愛帶到中年,如今他感謝她給他的一切:
 沒有她~他大概讀個高職就停止了;
 沒有她~沒學士、沒碩士、沒博士;
 沒有她~熬不過人生地不熟的歲月;
 沒有她~人生的道路不知道要怎麼混亂;
 沒有她~他的字不可能如此工整,文章不可能如此流暢;
 好不好讓我一生只愛一個人,一生只懷一種情?
 這故事還沒完,有幾次他差點把那顆粉紅色的小燈泡玩破,然而在教
授宿舍中,他家聖誕紅開的特別豔,特別早,也最晚枯萎。

【寓言的教訓】
這是真實的故事,此人就是知名大學教授李不才。


※按:這篇有個引用的對象,茲附於下。


一生只愛一個



他是位學生尊敬的好老師,尤其是他苦讀奮鬥的傳奇故事,早為

這一路走職業教育體系的學生所羨慕,學生只知道他的苦讀,卻不懂

那十四歲時聖誕火紅的傾心仰慕是如何化成近二十年的苦戀,又如何

在近乎絕望之中成為他奮鬥的希望源頭。初二那年的聖誕節前夕,她

因獲選為模範生上臺領獎而為全校所認識,他成為仰慕者。

一天放學,他發現她不但是坐同一路線下車,還在同一站下車,

她家只隔他家一條小巷子。他利用聖誕卡寫了封【希望和妳作朋友】

的信。結果得到訓導主任在司令臺拿來念而譏笑一陣的回音,這封信讓全校都知道

他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一個放牛班的孩子怎能獲得模範生的青睞呢?

他繼續寫信,寫了封起來,直到初三那年的聖誕節一起丟到她家

信箱,她沒回音,連訓導主任也沒回音。高中聯考放榜,她考上總統

府隔壁那一所,他的學校離總統府也不遠,他念化工科,還常和她同

班公車,卻從未交談。他只能默默看著綠衣,暗自祝福,並為自己打

氣。他依然寫信,依然在聖誕火紅季節整批寄,她依然不睬。大學,

她念師大,他到南部讀二專。

為了能再常看見她,他在南部苦讀了ㄧ年,考上了師大工教系,

他又和她同學了。還記的看了榜單,他口中念著她的名字,飛快地騎

車到那條巷子,頭次按了她家的門鈴,在鈴聲中他滿腦都是她,渴望

和她講ㄧ輩子的話。她還是不睬他,她已有男友,但他寫了句話給她

:「妳選擇別人是妳的選擇,我選擇妳是我的選擇,妳會改變妳的選

擇我卻不會!」

對他這總有些恐怖份子色彩的痴戀,她始終置之不理。他當兵那

年的聖誕節,她嫁人了。沒多久她去了美國,他也知道她生了個女兒

。但他不絕望,他從小沒想到要去美國,總以為留美是天之驕子的事

,輪不到平凡人,他原本認為每學期能讀完就很不錯了。是她喚起他

的美國夢,他到了美國讀書,才更體會雪地中的聖誕更美,他也更堅

信十四歲的抉擇。三十一歲那年,他學成回國,在大學教書,他依然

只單戀著她,他還是繼續寫信,每逢聖誕節信就特別長,只是沒有寄

出,他打算等她到相識二十年再說。他是單純的要把單純的愛帶到中年。

三十三歲那年的聖誕節,她來找他。十九年了!終於有了回應。

她已婚變,帶女兒回家,一個多月找不到工作,想到他在教育圈有許

多好朋友。他當然幫她,她很快就重拾教鞭。他追求她,用十四歲起

就炙熱的單純愛情。她依然抗拒,她覺的自己不配,她不再是當年的

才女,只是一個曾在婚姻中心碎的婦人。他帶著兩大箱的信向她求婚

,感謝她給他的ㄧ切:

沒有她?他大概讀個高職就停止了;

沒有她?沒學士、沒碩士、沒博士;

沒有她?熬不過人生地不熟的歲月;

沒有她?人生的道路不知道要怎麼混亂;

沒有她?他的字不可能如此工整,文章不可能如此流暢;

沒有她?他這學理工的是不可能喜愛文學詩詞,

詩詞伴隨他的成為今日的我。

好不好讓我一生只愛一個人,一生只懷一種情?你沒有欠我的,

我以愛你為生命最美的事。三十四歲那年的聖誕節,他和她走向地毯

的那一端,他堅持請她的女兒作花童,他深愛這小女孩,視同己出。

這故事還沒完,不過他倆已攜手走過十個年頭的聖誕,在學校宿舍中

,他們家的聖誕紅開的特別豔,特別早,也最晚枯萎。

※這是真實的故事.此人就是東海大學社會工作系彭懷真教授※

origin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