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自五年前的中晚剪報)

現代性寓言╱曇花一現

⊙李友中

 他這件事想很久了,終於付諸行動。不行,不行,大腦裡的理智告
訴他,不能這麼做,會嚇壞人的。可是體內的激素卻不停提醒他,去
做,去做,做了再說,不做人家怎麼會知道你有多棒?想到這裡,他
血脈賁張,穿上一件蓋住全身的米黃色風衣,兩手伸進大衣口袋,垂
頭疾步,走到南門市場暗巷第6根電線桿的後面躲著,等待路人通過

 他的心噗噗跳著,時候一道,他將從電線桿後面一閃而出,伸進大
衣口袋的兩手左右一張開,嘩!那會是怎樣的場面?他想像路人驚慌
失措,想到嚇壞的路人緊緊盯著他的寶貝瞧,瞧著他許久就想讓人盡
情觀賞的東西。
 路人會欣賞眼前所件之物嗎?人家看了會不會喜歡呢?如果人家不
喜歡怎麼辦?躲在電線桿後面的他,開始有點患得患失。說真的,他
那東西可是個傑作,是他苦心經營許久,才有今天這般豐碩模樣。
 來了,來了,遠遠走來一個長髮戴眼鏡的年輕女子(他最喜歡的類
型)。他迅速從電線桿後一閃而出,啪!拉開身上的風衣,那女子吃
了一驚,睜大眼睛盯著看半天。喜歡看嗎?他狂喜地問,妳喜歡看!
告訴我妳喜歡看!
 那女子推了推眼鏡問,你這東西出來後會怎樣?
 我希望會轟動。他期期艾艾答道。女子搖了搖頭,不可能,我們年
輕人喜歡看輕薄短小的東西。說著兀自走了。留下他拉開風衣孤零零
站著,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被路人報警逮捕後,警員耐心詢問他,難道他就沒有其他方式舉辦
新書發表會嗎?為什麼一定要穿上風衣,腰部綁著剛出爐的新書到處
亮相?他遲疑一會,終於透露了身為一個作者的辛酸秘辛。
 原來自從他的新書出版後,出版社都不理不睬,不替他舉辦新書發
表會,也不安排他上電台接受訪問。他實在是被逼急了,只好出此下
策。
 可是用這種的方法自行舉辦新書發表會,有效嗎?員警嘆口氣,拿
下那本綁在他腰部的新書,書名是〈謙沖為懷的人生藝術〉,書相當
厚,書名和作者也都做了燙金處理。員警翻開讀了幾行後,馬上有昏
昏欲睡之感。銷路怎樣?員警只好問。
 他苦著臉抽抽咽咽地,出版社一刷2000本,可是到現在,連一場新
書發表會都沒有。人家出的書都平擺在金石堂和誠品書店最醒目的地
方,而我,我的書……是和小學參考書塞在一起。
 沒能上時大好書排行榜的作者都是這種命運,員警同情地點點頭,
誰叫你的出版社怎麼那麼現實,只好逼得你自己冒風險舉辦新書發表
會。他聽到這裡,哇了一聲,哭出來。警員嘆了口氣,替他銬上了手
銬,將他送進牢裡。

【寓言的教訓】
先生,打書打得太凶了吧。

origin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