場景是人社院。但是其實跟真正的人社院不一樣。



我跟幾個同學(現在社會所的)要討論一個東西,
所以在人社院裡找了一間房間要討論。

我們要做的事情其實是練習一個東西,
就是趴在地上假裝死掉。

那個房間的地上鋪了很厚一層的珍珠石,
(就是一般拿來插枝用的那種白色細小很輕的石子)
我們堆在地上,圍成一圈。

輪到他裝死的人就會跳起來,然後變小,
最後趴在圓圈中央的地面上(地面上撲滿了珍珠石)。

就像一個小型塑膠製的人形玩具(像G.I. Joe那種玩意兒)趴在一堆珍珠石上一樣。

當他像個塑膠玩具一樣趴下去裝死以後,
其他人就要用雙手掬起一把珍珠石,灑在他身上,把他埋起來。
被埋起來的人就會隨著灑在他身上的珍珠石而下沈,因為地面永遠都會是平的。

然後下一個人會趴到一模一樣的地方去。
就像疊疊樂一樣。一個疊一個。

我是倒數第二個,
當我我裝死、變小、趴下去之後,
最後一個人就把我埋起來。

然後我就感覺到那個珍珠石開始從我的嘴巴裡灌進去,塞滿我口腔、食道、氣管還有肺。
我可以很明顯的感覺到一粒一粒的東西很粗暴的從我嘴巴裡流進去。
而且因為我裝死而且變成小塑膠玩具了嘛,
所以我張的大大的嘴巴,也不能閉上,只能任由珍珠石襲入我的嘴巴。

超‧級‧噁‧心

然後就像要被悶死一樣(但是卻怎樣也不會死)。

很難過一陣子終於要受不了之後我就(被挖)起來了。
那些珍珠石就從我的嘴巴裡又像被抽走一樣流出去,
就像reverse process一般,怎麼來的就怎麼走。

然後這個裝死練習就結束了。



練習結束之後我跟兩個同學(陳怡帆跟周群英)一起經過外語系系辦前面,
他們正好要辦一個研討會,所以在系辦前面的牆(像是人社C區四樓教室外走道邊的矮牆一樣)
上面放了很多牛皮紙袋,裡面裝了研討會資料。

在牆上堆成很整齊一疊一疊的。

每疊大概都有四五十公分高,六七袋,
每一疊之間都隔了跟那一疊紙袋差不多寬的距離。很整齊的放著。

然後我們就繞過那一堆放了牛皮紙袋的牆,從畫面的遠處離開。

之後就醒了。

origin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周小兔
  • 就在我用估狗大神搜尋自己的名字時,<br />
    找到了仔仔的部落格。= =<br />
    不過,謝謝你夢到我…。<br />
    <br />
    仔仔,近來可好?
  • origin2
  • 第七頁耶,你還真有耐性 囧<br />
    <br />
    唉唷這好久以前的事情啦<br />
    最近不怎麼樣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