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期到了,清華大學寄給所有碩士班新生一袋資料袋,
裡面除了有修課資訊之類的玩意兒以外,
還有幾張學籍資料表。

是的,學籍資料表。
上面需要填寫姓名出生年月日身份證字號家裡住址監護人姓名監護人聯絡方法等等等。

喔對,還要貼照片。

不過最奇妙的還是下面這一項:
「自傳」

學籍資料表要寫什麼自傳呢?真是奇怪。
名稱同樣有個「籍」字的戶籍資料就不要寫自傳。
為什麼學籍資料要寫自傳?

讓我們先從學籍/戶籍資料的源頭來看好了。
這種將人歸籍整理的動作,
基本上是國家機器的權力對人民進行控制的一環,
越是警察國家*,戶籍資料就整理的越好,管理也更嚴格---
政府可以輕易的知道某一個國民目前居住地址在何處,電話為何,已婚未婚。

所以如果我們有了戶籍資料、甚至是入籍動作是權力者(authority)對於其成員的監控手段之共識的話,那我們可以輕易的發現同屬此類的學籍資料也是為了同樣的目的而誕生的。
從這個角度來看,學籍資料表上要求填寫那些欄位也就不覺突兀了。
監護人姓名、監護人聯絡方式---萬一你不聽當局的話,當局還可以從倫理上找人從事勸說或壓迫。
照片---必要的時候可以讓「大家」都知道你長的怎樣,就跟通緝犯一樣。
自傳---這個或許就比較特殊一點。

如果把學籍資料表中的自傳一欄放入上述脈絡之中,
並且佐以國府過去對於島內人民的思想控制、白色恐怖此一事實,
就不難發現自傳的目的在哪裡:藉由自傳的書寫找出所謂「思想不純正」、「有反叛思想」的份子,
對其言行加以特別嚴密的監視或思想矯正,抑或者是列入黑名單,打入黑五類。

所以要求新生填寫學籍資料表是一個很明顯的對學生進行控制的手段。

所以任何有頭腦、清醒的人都不應該填寫學籍資料表。
我們應該要對於這一點進行抵制。

當然,或許有人會說,「學校當局並沒有(藉由學籍資料表監視學生的)這個意圖」
沒錯,學校「現在」或許沒有這個意圖,
因為我們的社會基本上在這十幾年來已經經歷了改革、開放與民主化,
我們現在是一個民主的社會,白色恐怖不再到處發生,
(不過思想上的洗腦還隨處可見---例如所謂為了「培養」台灣本土意識的中小學教材)
所以學校可能已經沒有這樣的意圖了。
不過我們不能因為當局沒有這個意圖就否認這一種的學籍資料表當初是因為權力為了加強控制而誕生的。並且我們也不能排除哪一天當局又藉由此學籍資料表對學生進行監視的可能性。

就像大學中的教官室一樣,
當初是政府因為要監視高級知識份子的言行而設立的,
雖然如今已經沒有在進行此一活動了,
但是我們不能否認其存在是具有此種(監視)意味的。
教官們今天可能很無辜,但是將「教官」這種監視用的角色趕出校園卻是必要的。

同樣的道理,學籍資料表現在可能沒有特別的用途,
僅是象徵性的收集之後就儲藏在註冊組的鐵櫃裡,畢業之後再銷毀。
但是取消這種具有監視意味的學籍資料表卻是必要的,
因為我們珍惜我們所有的言論自由,所以我們反對這一種的思想審查。
我們不是要跟承辦此一業務的人員個人過不去,我們是跟填寫學籍資料表的這個制度過不去。

如果你為了某些原因不願意對抗整個學籍資料體制,
(可能是因為當局威脅說:沒有繳交就會被退學…等等關係到個人自身利益的原因)
請至少也拒絕填寫自傳的部分。

這起碼是一種反抗的開始。

(*)這裡僅借用警察國家一詞作為對於權力深入市民生活的國家的一種誇張的修辭

origin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