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上次敏督利颱風帶來的72水災,
到這次艾利颱風對新竹縣五峰鄉山區部落造成的傷害,
乃至於台北縣三重地區的淹水,其實都不是天災,而是人禍。

這些颱風之所以會對台灣土地造成如此巨大的衝擊,
除了地質學家所言,在921大地震之後全島土質鬆軟,
遇雨沖襲較之前更為容易形成土石流之外,
其實會造成如此災情(災情之所以嚴重,是因為出了人命)
的主要原因,還是農地農用意識型態的魔咒。

為什麼這樣講?

從上次72水災到這次艾利風災,
土石流最嚴重、奪走最多人命的地方都是些山地部落。
如果仔細檢視一下這些山地部落的組成,
你會發現這其實是在一個不適合人居住的地方聚居了過多的人,
對山坡地造成過度的開發與利用,就算沒有921,
這個地方遇到大雨還是會有土石流,
只是或許速度跟情勢不會這麼大又快。

那為什麼這個地方會住了這麼多的人?
為什麼這些人要到山上去開墾?
如果平地可以住的話,想必他們不會無聊到跑到那樣的山上去住,
交通又不方便,又有土石流的危險。
那些人之所以會到山上去開墾、去居住,
就是因為平地的地價(不管是建地或是農地)過於昂貴,
逼著這些中下階級,無資本的農家往山上去。
而地價之所以昂貴,
就是因為農地農用的意識型態創造出的限制農地他用法令政策導致非農業用地人為供給不足,
使得城鎮用地陷入洛陽紙貴的狀況,價格不斷飆漲,
而農地身為城鎮用地的來源,價格也跟著水漲船高。
在價格上已足以被視為準城鎮用地。
而政府更為了保存平地的耕地,進而鼓勵人民開墾山坡地。
大舉開墾山坡地的後果就是今天我們所見到的,
層出不窮的土石流與活人生埋。

至於三重、汐止、蘆洲這些地區的水患,
也是出於同樣的原因:都是農地農用意識型態造成的非預期後果。

三重、汐止、蘆洲,這些地區要不是地處低窪,
要不就是人口過於密集。
(事實上整個台北盆地-台北市以及台北縣的人口都過於密集)
這麼多的人口擠在如此狹小的地域裡,
公共設施極度不足,並且地勢本來就低窪,
遇到有豪雨來的時候自然會排水不良。

那為什麼這些人要這麼擁擠的住在那些地方呢?
同樣的原因,由於農地農用意識型態所導致的地價過高,
使得這些人不得不擁擠的住在容積率過高的建地上,
不得不住在排水不良的地基上。

所以某種程度而言,呂秀蓮在72水災之後的發言也沒有錯,
那些山地鄉的居民是應該離開那個地方,因為那裡不宜人居。

這是72水災後某一天聯合報的特稿:



不中聽的真話 期待喚醒國土政策

難道,台灣還要濫墾嗎?
難道,受傷的國土不須要自然療法嗎?
問題是:如果官員個個有遠見 為何國土滿目瘡痍

記者沈明川/特稿


副總統呂秀蓮認為,搶救濫墾的人,不是慈悲;洪水是山
區開發過度,大自然給了警訊。經建會副主委張景森也發
表論述,強調應給國土「自然療法」,並質疑政治領導人
下令限時搶救、搶通、復舊,是不是正確的事情。「七二
洪水」肆虐,中南部滿目瘡痍,這是山林遭濫墾後的大自
然反撲,官員說法雖不中聽,但可發人深省。

國民黨長期執政下,放縱山林濫墾的現象,只是民進黨執
政後依舊,執政初期信誓旦旦強調的「綠色矽島」建設計
畫,如今「船過水無痕」,取而代之的是「新十項建設」
,其中的蘇花高速公路、平地水庫等計畫,在環保人士眼
看來,卻是「又在蹂躪環境生態」。

民進黨執政,轉眼間已過了四年,官員如果真有遠見,也
真有決心,為何現在山區濫墾依舊?呂秀蓮、張景森的看
法、說法很正確,問題是政府的行動能力在那裡?

台灣的深山都有所謂「山地管制」,為何連管制區內照樣
有人開闢大片高麗菜園、果園,造成山頭光禿禿,林木破
壞殆盡,每逢大雨就土石流成災,久不雨就成旱?

可是官員並沒有想正本清源,只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
搞起平地造林、平地水庫,這種國土規劃實在讓人不敢領
教。

如果「七二洪水」能喚醒官員,代價固然太慘重了,但至
少還來得及為後代子孫救回他們的生存空間。
較讓人擔心的是,政府執政欠缺整體規劃,在災後執行取
締濫墾的同時,如果沒有周詳配套措施,讓山區的民眾也
保有能「休養生息」的工作與住家,所謂的遷村、輔導就
業,只會讓原本居住山林的原住民、弱勢民眾成為另一批
「邊緣人」,衍生新的社會問題而已。


【2004-07-08/聯合晚報/3版/話題新聞】



希望有點頭腦的人可以發現這件事,
並且做出一些改變。
而台灣的人民,也可以從激情中冷卻下來,
仔細思考一下執意重返家園的必要性。

畢竟那個「家」的意象也只不過是個浪漫罷了。
創作者介紹

囈語二三,,

origin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