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到舊金山的第十天。

星期六,早上睡到快十點才睜開眼,
想說反正台灣都已經十二點多了,到實驗室就一點了,算了,別去實驗室了。
所以就又賴了一下床。真正下床的時候是十一點半。

起床、洗了澡,換了衣服之後提著一週以來的髒衣服走到十分鐘遠的地方去洗。
等著的時候在附近一間叫做 MANPUKU 的日本料亭吃了一個 TENSIN DON ,
中華風的(跟預期差真多啊 = =),吃完之後又讀著"心牢"在洗衣店等了二十分鐘的烘乾。

後來又去探勘最近的 Andronico's 在哪裡,
找到之後補給了下一週的食物。

最後在左手提著食物,右手提著衣服,背上背著鮮奶柳橙汁Smiroff ICE跟洗衣精,
汗流浹背經過家附近的教堂的時候遇到一對今天結婚的新人從教堂裡出來,
裝飾了貧弱緞帶的賓士後面綁了喀啦喀啦響的鋁罐,
坐在車子裡的新娘手上拿著捧花,隔著車窗看著我,似乎在對前座的人說些什麼。
一瞬間,覺得好像她要把捧花拋給我似的。
心頭一緊,湧上一種「好希望我能接住那捧花」的念頭。

我想,我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像這樣,
坐在車子裡,享受著這樣小小的幸福。
不知道那是何年何月,不曉得坐在我身旁同我相視而笑的會是誰。
(最近常常覺得,我或許根本盼不到這一天)

我現在喜歡的人,她也會一般的喜歡我麼?

origin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origin2
  • 今天似乎是個好日子,<br />
    去學校的路上又碰到一對新人在拍婚紗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