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不知道為什麼很愛看自傳啊回憶錄這些東西。

連續看了兩本,一本是 iWoz, 頻果電腦的 co-founder Steve Wozniak 的傳記,另一本則是前任美國經濟教父 Alan Greenspan 的回憶錄,The Age of Turbulence。

這兩本書都很厚,但是 iWoz 是因為排版比較鬆而且紙比較厚所以才看起來那麼大本,Greenspan 的就是真的很厚了--字小、行距緊,而且紙又薄,看完真的要花一點時間。相對來說,iWoz 的用詞遣字也比較口語些,The Age of Turbulence 就充滿了正式的術語及描述。

不過都不算難看的書,雖然 iWoz 看完還滿失望的 = ="



下面摘錄一些句子:

iWoz, p.45
「如果我問到宗教的話,父親會說,不,不,他是學科學的,科學是他的宗教。我們討論過科學、真理和誠實之類的事情,這些討論形成了我的價值觀。他告訴我,他只是希望事情是經得起測試的。他認為,要知道事情是不是真的,最重要的就是進行實驗,看看事實是什麼,然後才能說這是真的。不是只因為看到書上這樣講,或是聽到別人這樣說,就信以為真,他絕不會這麼做的。」


我覺得這個很對。基本上這也是我的價值觀。我想所有學科學的人價值觀應該都是這樣。但是很可惜的我發現很多念人文社會的人卻極度缺乏這種概念,即便他們自己也宣稱自己是「科學」。

iWoz, p.412-413
「我是指大多數人...認為這個世界是黑白分明的。...總認為如果他們是對的,其他人就是錯的。...他們總是以非黑即白的角度來看世間萬物。...你必須很開放,不能隨波逐流,要拋開群眾。你必須絕對客觀,忘掉你曾經聽過的所有事情,像科學家一樣實事求是,探索真相。你不希望驟下結論,很快採取某種立場之後,再拼命找資料來維護自己的立場。...千萬不要自以為是,更不要為了維護自己的想法而找各種藉口。」


我想這段話現在的每個人都要謹記在心,因為我們太容易陷入二分法的世界了,非我即敵。但是黑白之間的世界是很廣大的。

The Age of Turbulence, p.96
「先前我曾經被問過,要不要加入他的競選團隊,我說我不要。我認為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的身份有所不妥。政府的某些官員(國務卿、司法部長,和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我覺得,不應涉及選舉活動,因為他們所轄單位擁有兩黨的資訊。」


天啊,美國的政治人物怎麼可以這麼有品...orz 台灣的政治人物啊...你們看到了沒,人家這是快四十年以前的發言啊...我們今天居然還可以看到大言不慚的公器私用,然後硬凹說「這不是競選活動,是政府政策」...

The Age of Turbulence, p.136
「雖然聯準會每年要向國會報告二次,但其經費來自所持有的國庫券及其他資產之利息,控制在自己手上。這些規定都讓聯準會可以自由自在地把焦點放在法定使命上:設置合適的貨幣環境以利經濟成長和就業之長期極大化。...實務上,這表示聯準會為抑制通貨膨脹壓力所採行的政策,超過了當前的選舉週期。
「...他們(政治人物)善良的一面也許會把焦點放在美國的長期繁榮上,但他們太容易受到眼前大選需求的影響。」


我無法想像,如果像聯準會這樣預算獨立的機關如果存在在台灣,那會不中立成怎樣--在主席是由總統派任的狀況下。

The Age of Turbulence, p.176
「但他(柯林頓)似乎不想和一般政治人物一樣逃避現實,...這是政治勇氣的表現。一般人很容易選擇另一條路。在任期只剩一年、二年、甚至三年的情況下,還願意作個比較有智慧的人並不多。」


我們什麼時候才能有個有勇氣、敢做「對的事」而不是一個只會選舉、亂開支票騙人的總統呢?
創作者介紹

囈語二三,,

origin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